掌惠通阅读网

掌惠通阅读网 > 诛仙 > 第49236章 送来的人头,为什么不要?

第49236章 送来的人头,为什么不要?

那条干净而带点微皱的白布长裙,上面有着好闻的来自箱底的樟脑味道。长裙上有着斑斑的淡黄色霉点,这些都不重要了,她想。她还是换上了那条长裙,手伸进口袋里的时候,无意摸到几粒枯菱干瘪的米饭。

我和你在一起,只是觉得在你身上我能找到一种梦想。想和你在3年里一起完成心愿,关于文学也关于浪漫也关于创作欲望。

她朝我坐得近了点儿,直直地看着我说:“说真的,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我把车速加快了,“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聊呗,聊的好就多聊两句,聊不好就不聊呗,我这人就特爱和漂亮女孩聊天,古人说得好:能聊是福,就冲这个,咱们俩有福。”

十字标记如星点缀在我的额头。再见,地球。

我拍拍她的肩膀,无限温柔地说:“喂,宝贝,要不先松一下,等会再好好抱,你先让我腾出手来把电话关了搁包里吧。”

心疼。”暖暖微笑地看着他,‘如果我想跟你走,你要我吗?”城握住她的手,“暖暖,有很多次我梦见我们一起坐在火车上。我知道我带着你去北方。

他们再次亲吻。她嘴唇上的小伤口又裂开,腥热的血染在他的唇上。

她楞着退了两步,用涂得极其性感极其妖艳的嘴唇说:“先生,我只是想问问您几点了?您不是带表了吗?”我张着嘴,吸不进吐不出那口气,憋了半晌,我长吁一声,说:“您自己下回自己带表不成吗?万一遇到坏人趁机耍坏怎么办?”她撇了撇嘴,白眼冷笑道“好啊,跟我玩,看我不玩死他。”转身进了车场,我呆若木鸡伫立那里,觉得社会真是复杂冷酷还是自个儿家里最温暖。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我施施然回到了人间,在通过一-条极其黑暗的隧道之后,我的眼前又是一片光明,此时,-双巨手将我从隧道中拽将出来,用种带着回音儿的声音说话“恭喜你啊、张太太,是个大胖儿子”。

连一旁的警察都不忍地别过头去,只指望着她一冷美人康乃尔会往开一面。康乃儿漠然无睹,她的心情好得像春天一样,依然那么好风度,居然还微微笑了下,“要是每个人都求我来宽限,我岂不是变成冤大头了?”

听到喇叭里传出的刺耳声音时,我实在没忍住,哭了,哭得极伤心,台下的观众们先是一脸诧异,然后他们开始笑,笑得很开心,任何我在妈妈的怀中挣扎抽泣。

可是我只听到我向来极富魅力的磁性声音苍白着响彻在这越来越空洞的屋子里,渐渐地丧失它的美。

50年了,我的满头黑发已经变成了银丝,我的生命快到尽头了。

梅勒越说越激动,忽然两手抱住了我,狠狠地吻了我一口。

妈妈这时被组委会和记者围住采访,无暇顾及这边的事,电脑旁只剩下我和她。

小睫在一行行的问:“你回来了吗,睫在等你呢。”我看着她造作的柔情,感到很郁闷和奇怪。我们又不真的相识,更谈不上什么相知,那就直接相爱了吗?溃疡的肠子让我实在没有好气,我突然那么鄙视起沉溺在这网络情感游戏的自己来。老婆都那么胖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还整这些,图他妈的个什么呢?

我是个骨科大夫,按说是我先认识秀秀的,三年前在BBS上贴贴子的时候,秀是我们中唯一的一个女孩。也是我第一个见到的网友。当我惊异于她的美丽并着手准备强大的爱情攻势时,老皮闯人了我们的网络生活。

他不在我的灵魂里面。我起来打开电脑,我把SUZANNE的CD放进去。她的声音慵懒而厌倦。

月羊立即作出了要指我的姿势,幸好那时电梯的门打开了,于是她只好恶狠狠地说,“要是那样,就让你去别的地方住10块钱晚的招待所!

“不见不散!!!”他坚定地用了三个感叹号。

生命不在于拥有,而你不能说你一无所有,因为你至少经历过了,这总好过无知的空气,对吗?”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爱上过谁,一瞬间的激情是稍纵即逝的,NET给了我们太多的倾诉地方,没有人会知道你是谁,你也永远不会知道他是谁。

“我想去北京再看你一次,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了,也不知道再见是什么样子,时间太长了。”我的声音很悲凉。没有回答,然后我听到电话里传来呜咽的哭声。

人渐渐散了,她还没走,场内只剩下不到十个人,她终于看到我了,她朝我走过来了,越来越近,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争气的眼泪顺腮直下,她走到了我的面前,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嘴里说着谁也听不清的话,我想问她“这么久以来,你过得好吗?”可话到嗓子眼儿里只剩下便咽,她掏出纸巾来帮我擦鼻涕,使我有机会拉住她的手,我死死拽住那只手,想永远永远都不放开,我把另外一只手臂张开,让她抱我,在得到妈妈的允许后,她把我抱起来了,我把头埋着她的颈中继续抽泣,低声说:我想你”,她把我的头扳起来,诧异地看着我,然后觉得自己大概是产生错觉了,我继续把嘴埋到她的耳边,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含含糊糊说:“终于回到你身边了”,这下她有些慌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只是一个劲儿抓住她的手不肯放,妈妈很奇怪,因为在这以前,我对陌生人一向是爱理不理的。她凝视着我,我看着她的眼睛,用手在她的脸庞上疼惜地摩梭着。

雪已经埋到了我的脖颈,感到了压抑。我想流些眼泪来化去一些这纯净的压迫。可两颗眼珠却掉了出来,噗噜嚕地躺到了雪上,不会儿溶出了两个深深的洞。

在这寥寥数日里,我才感到自己像个人一样挺立地活着,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类似于一个摇尾乞怜的动物般在笼中听任戏耍。

此时我和她的聊天次数不过两次而已。

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我的身体和灵魂,曾经像一朵花样地开在你的手心上,为你绽放过,哪怕只是一瞬间。

《网事种种》系列是我尝试描述的网络爱情故事。上网时间久了,雨网络便成了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拿出电话,给老白这小子打个电话吧,看着电话上“中国电信”的中文字,心里真是亲切。中国电信还是好呀,虽说当时上网的时候老骂它宰人,可到了那边连网都上不成的日子里才开始念叨它的好哩。什么,“您所呼叫的移动用户暂停使用?”这小子不在上海?又跑了别地方,换了张SIM卡?

我坐过的地方全是血。今天是来例假的第二天。

那个英俊的忧郁的北方男人,可是她还记得他的手指,他的眼睛,他的气息,他的声音,模糊而温柔地,提醒着她在世纪末的场沉沦的爱情。

再见的时候他们开始有晚安吻。她打上一个*号。在他感冒的时候。在他对她说他觉得有些冷的时候。她说:“好好睡觉,乖。”然后随着QUIT的键人。一切终止。

这时,他看到了她的nickname,子佩看到这个窗口跳出来,楞了一楞,等她意识到自己现在是风信子而不是以前的丁香时,她的自动已经替她回答了"Hi."“喜欢花?”江枫问。

妈妈看我笑得开心,赏了我一个喜之郎果冻,撑得我半死。

我们永远都生活在梦想之中。梦想是飘扬在生命曲线之上的一道光环,我们就在它的照耀下艰难而带着希望地活着。

他无法了解她。只有在做爱的时候,在黑暗和拥抱中,才能确认彼此疯狂的激情。知道彼此是深爱的。可是而对面的时候,灵魂依然是陌生的一对路人她喜欢买一些打孔的原版CD,因为便宜又好听,但是那些残破的CD常常放者放着就卡住了,突然发出嘶叫,她对与他来说,就像那段音乐。美丽而心碎,有着无法预期的恐惧。她20岁的时候,他28岁。那时他们有了第

缪晶躲在学校的树丛之间,在等待。可以看出他的焦躁不安,从他的习惯动作:不停的揉捏下巴。过往的人群对他的徘徊有莫衷一是的想法。不过他太年轻了,不能让人猜出邪念。雨下起来了,树叶挡住了水滴,使得它们像泉一样灌进他的衣领,流进他的后背。雨越下越大,头发黏下来遮住了眼睛。周围都是朦胧的一片,一个个人都成了一个个色块,有红有绿,落英缤纷。缪晶抬头努力望向对面教学楼的一个个窗口,那里有更多的色块。

当人类因为有了文化而把“欲”升华为“情”,情就成了尴尬的“掩体”,许多以情和爱为口实的关系,其实都包含着明显的欲望。于是欲望就变成了伤刃剑:它的唐突往往破坏了情的绵延和升华;而它的影形相随,又使人的情感自抑无法伸展。

热门推荐
君临,铸天庭 一夜封神 噬生灵 半生烟云 重生之狂暴修仙 梦回飞扬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