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惠通阅读网

掌惠通阅读网 > 聊斋剑仙 > 第36345章 地球可真小

第36345章 地球可真小

“怎么个礼让法呢?”余宇道。

虽然头上没戴饰品,但女人的脸跟男人的脸,那还是很不一样的。他正惊愕间,那人忽然冲着上面,显得很是激动的嗷唠叫了一嗓子,道“谁是余宇?”

余宇一招手,小鼎一动带着蛤蟆飞到了余宇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庞然大物,余宇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如何将它制服。

正是府主!

“你现在还差多少?”

因为有了这个方面的思考,所以余宇对于这些人的到来,没有太过在意。随着一封请柬摆在他面前,让余宇觉得事情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了。

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什么叫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余宇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情比踩到****差多了。(.

大长老冷冷道“你们什么时候知道府主是神场境修士的,不就是最近这些年吗?连我们眼皮子底下的高手你们都看不到,更何况是神秘莫测的飞凤山庄?”

三天之后,我必去攻打萃星阁,帝子,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不管多难,我都要把他拿下来,把这个萃星阁从人间铲除掉!”

刚才你说,飞凤山庄参与到了衍虫的事情里去,并且针对的是余宇。

金鹰简单的几句解释,说明了因果。不过也说的余宇等人越觉得不安,因为这里,似乎真的跟外界隔绝了。他们想出去,还真不容易办到了。

这是怎样一种心情,余宇不得而知,他只能默默的站着,心中反复出现的,是自己第一次进入到乾天宗,看见那个浑身是伤,胸口插着一把剑的绝美女子。

提到这个问题,全场寂然。

那个神体,他没看清到底何种体质,现在看,他应该不止是会缩小身形,还会隐身。这种攻击是要命的。

“飞燕大战刚过,怕是要休息片刻。”枪神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余宇道。

但他没走,只是看了余宇几人一眼而已,到他的真气释放出来余宇才明白过来,这就是艺高人胆大,大概这老者也压根就未将自己这几个人看上去很年青的人放在眼里。

唐年一怔,随即道“余先生,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很冒险!”

“看你的路数,你似乎是岳阳帮的人,怎么跑到焱国南方来了,岳阳帮不是在北方的吗?”余宇忽然冒出了一句。

余宇一拱手,“如此,多谢南宫家主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简陋的土房子的构造的,很明显是临时搭建起来的,这一露出脑袋,他明显感应到了四周围着的众多五级妖兽的气息,非常明显,那种大妖的气息,他非常熟悉,扑面而来。

“放我一条生路”虽然有人逃走了,但风云遁施展开来,余宇还是在极快的时间内击杀了一名修士,同时再次追上了另一名。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看它刚才出现的样子,意在压服所有人,就连为师,似乎也在他想要压服的范围之内。但为师还是可以看透他身份的。

“我同意。”龙嫣菲点头“刚才你动手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但这里的环境我也些拿不准,所以才没有贸然动手。”

余宇差点没笑出来,心道这俩人太搞笑了,一个个见到自己的时候,跟恶魔差不多,怎么一说起话来,跟小孩子似的。

再看寒独雪,面色微微泛白,脸色愈发的冷漠了。竹眉一个闪动飞到了寒独雪的近前。她太担心又跑出来一个挑战寒独雪了。

“为什么啊?”姜嫣然第一个问道。

荒古岛?余宇默默的听着,心头不断的回想是否看过,或者是听说过这个地方。想了半天,没有丝毫头绪,对这三个字,无比的陌生。一旁的唐年,木锋也是一脸茫然。

枪神道“如果要跟李家开战,你最少有一段时间,怕是不能离开圣城的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是的,我想大概要有一二十年吧,我自己也需要好好休整一番,这十几年外出,我的元气大伤,要复原需要一段时间。李家的底细,我也大概知道了,心里有了些底气。不着急,慢慢磨,我的想法是,先把他的世俗力量打掉。最少在焱国,李家盘根错节的力量要把它毁掉,至于修士的力量,时机成熟,我会想办法集中火力,将他们一网打尽”余宇的想法一出,茶馆这边的运作便开始了,大致的方案虽然还未出炉,但基调已经不再是以前那般的忍让了。而具体的办法,余宇还需要跟家里的军事,曲婉儿仔细商量一番。豆豆和大黄留在了茶馆,余宇离开了,但并未回家而是去了万法门,毕竟他是万法门的掌门,很久没回来坐镇万法门了。看到万法门弟子一个个松散的样子,余宇记在了心头,但并未说什么。他将万法门的几个内门长老召集起来,开了很长时间一个会。会结束后,长老们一个个脸色异样,脚步沉重。余宇给炼丹的长老们下了死任务,十年内,如果不能想办法给万法门赚到一千万晶石,或是价值千万晶石的资源,他们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方法不管,手段不问,必须要完成。还有便是处理万法门关于派驻断凡城的人员问题,各个中饱私囊,无所事事。按常理,有炼丹宗门背景的药铺,在断凡城是很受欢迎的,没有任何一个修士不需要丹药,无论出身背景,他们都需要跟炼丹师搞好关系,结果弄成了不死不活的样子。如果不是万法门每年吃老本,给断凡城的人送去资源,余宇都担心他们付不起房租。对于三法真人,余宇彻底死心,当场罢免了他在宗门内的任何实权,成为了一个被架空了的太上长老。三法脸色发绿,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但却无可奈何。余宇虽然并未点名批评,但各内门长老自然明白新掌门说的是谁。任务给出来了,余宇也知道他们现在的实力,他自己掏腰包,拿出了足够的药材,足以能让他们通过炼丹,能得到两千万晶石。同时又给出了十几套丹方,都是云霄子前辈给他的秘传,他也放下去了。万法门现在犹如一潭死水,余宇其实一点也不指望他们真的能在十年内做出什么成绩来,而是让这潭死水,能开始慢慢的恢复活力,有了活力,一切都才有谈的可能。回到家,天已经黑下来了,豆豆也已经从茶馆回来,正在做饭,早已放出来的盘山雪在打下手。大黄和小胖,琉璃鼠在厨房内外玩耍。余宇怎么看大黄,都不觉得它像是所谓天犬族返祖的精英一代,整天除了琢磨怎么占便宜之外,就是和小胖,琉璃鼠逗着玩。或许它就是这样的小虎王不在家中,余宇回来后便没有见过它,曲婉儿说它被赵无极的那头灵兽看中,也就是那头白虎看中了,在调教中。这让余宇很是欣慰。有白虎调教,自然比曲婉儿还要强想来上百年后,它就应该能自立了,最多不超过两百年。妖族成长更缓慢。家中事务渐趋稳定,余宇去了凤麟阁,见到了小胖子迟浩南和小俞晴。胖子还是胖子,俞晴已经不再是当初的俞晴。此时的迟浩南与小俞晴,都已经长大成人。尤其是俞晴,女大十八变,此时已经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虽然境界还不是很高。高挑的个头,虽然还是有些微黑,但气质已经大不相同,有郑璐璐的调教,赵无极,肖承海等人的偶尔教导,她的成长速度是飞快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利落的打扮,让她看上去比小胖子迟浩南威风了许多。每人给了一件上阶法宝,让两人格外开心。而余宇,心中的一个疑问,始终如骨鲠在喉,但却无法透露。他回到了凤麟阁,但却无法跟任何人提起二师姐贝惜雪的事情。而府主,此时不在凤麟阁内。余宇很清楚,此时的修士界,正面临一场他们这个境界看不到的战争。就连肖承海,赵无极这些人也无法面对。赵无极此时坐镇断凡城,肖承海坐镇学府,不管他有多少疑问,都要等这件事过去,才能向府主询问。而这次的浩劫,能否扛过去,就看那些神场境修士的了。在凤麟阁内有意无意的转了一天,他也没能见到贝惜雪,余宇有些怅怅然的回到了家中。他开始跟曲婉儿商量如何对付李家。当然,这次的七杀殿之行,也都给曲婉儿详尽的说了一遍,包括此时修士界面临的可能的灾难。曲婉儿对此事似有所感,但却无法断定。因为牵涉到的问题,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她的天机推演的本事,也受到了限制。眼看该布置的事情,都布置了下来,余宇这才去见了自己的弟子,在华山神门内苦修的巴飞燕,此时的巴飞燕,境界虽然并无太高突破,但实力提升的很不错,余宇很是满意。同时他也找了一次李馨蕊,李馨宁以及迟伟华等人。经过一阵考虑,他把木灵族的几个孩子,包括九公主,交给了此时同为灵族的蓝凤,让她代为照料。自己要想办法搜集能让几个孩子真正复活的寒石心水。年节过去,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春天的脚步慢慢的走进了千家万户,余宇这一晚静静的坐在密室内,眼前虚空出,赫然漂浮着的,竟然是功勋碑,或者是七杀碑。当初,七杀殿消失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功勋碑也随着七杀殿的光膜的消失而消失了。然而,事实上,功勋碑,在七杀殿光膜消失的时候,进入了余宇的体内。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一个细节。当初,他被七杀碑的器灵,那个蓝色长袍年青人摄入其中的时候,聊的时间不长,但他却知道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便是七杀碑,其实就是开启七杀殿的钥匙。本书来自 品&书#网 :>

但当他们刚刚接近圣城上空的时候,一声清脆而明朗的鸟类嘶鸣声,嘎,一声炸响,犹如炸雷一般在众人的耳朵边响了起来。

但我知道,他们的很多做法,完全是以牺牲我们为代价的,有些人因为反对他们的办法,甚至被当场处死,他们比魔族还可怕。”

老夫当年去过一次,跟他们的岛主有过一面之缘,这个岛外岛,有擅长推演天机的人,很高明,不必天机门差,只是外人不知情。

看人家并无多说的意思,余宇也便不再多问,此时那水晶球忽然发出一阵清脆的玻璃离开的声音,咔嚓一声。

不过界场境以下不可传送,因为会被撕裂。怎么,你想回去,不不不,现在不行,没打开,就好比是春天没来,你没辙的。”

说完大话,想往回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妖族生性骄傲,更加不可能收回去了。但余宇的实力摆在这儿了,黄衫修士看见其他人的脸色,知道自己过火了。他干脆补充道“我说的是,我要是败了,我自己退出。不是他们也退出”“尼玛”余宇心道怎么妖族的人也学会耍无赖了,这样干的话,不是要把老子给累死吗,靠。围攻之势已经形成,退下去是不可能的,但余宇给他们的压力是有形的,压迫感很强,一股强大的场能威压若有若无的在场中央散发而出,让在场的几个妖族修士更加忌惮,而不敢轻举妄动了。“都给我闭嘴”那女修看了一眼其他人,冷声说道“我来说吧。”余宇还真是怕她多废话,这个女人,跟人类打交道的时间太长,怕是心眼子也不会少。她说道“余宇,人类的手法,师傅跟我说的够多了,而且我对你,很是了解,我知道你很聪明。你清楚我们妖修的个性,想要用激将法让我们上当,你刚才无意中在给我们立规矩,让我们按照你的方式来,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余宇干咳一声,道“没那意思,你想多了。”那黄衫修士砸吧嘴吧嘴,这才琢磨出道道来。自己把他们给围了,为什么还要跟他通多拼斗的方式决定结果,让他牵着鼻子走靠,还是女人心细啊雪舞,田宁等人刚才还一副紧张兮兮的,现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眼前这一幕怎么也不像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啊。“如果我现在面对的是另外一个人,可能我都懒得跟他废话。但说实话,面对跟神体打成平手的余宇,我是忌惮三分的。我想你也能看出来,我和我的这几个朋友都非常人,如果我们打起来,我想最大的可能是两败俱伤,反倒便宜了龙嫣菲。”女修说道。余宇点头“我深以为然,姑娘的以为此局何解呢”“我认为,武斗不如文斗。”女修看了一眼龙嫣菲,又看看余宇手里的长枪,忽然盈盈一笑着说道。“啊”余宇一愣“文斗”说着话,他偷眼去看龙嫣菲,灵识微微扫过,发现此女的气息非常紊乱,很不正常。心头便是一沉,暗道面前此女或许是在用计,给自己挖坑,要么就是在给龙嫣菲挖坑啊。那几名妖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女修的意思是什么。看上去,他们的精神倒还算是放松,似乎龙嫣菲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女修道“我知道余先生多才多艺,在人类修士年青一代,声名远播,我很佩服。坦白说,我师傅也很看好你在这一代年青人中的潜力,所以我不打算跟你硬碰硬。小妹虽然不像是余先生那样多才,但对棋艺还算是略通一二,希望能和余先生对弈一局,如果小妹输了,我,以及我们几个,掉头就走,如果余先生你输了,那么请你就不要再插手我们妖族内部的纷争了。”“这个”余宇一下脸长了。他的弈棋之道,真不高明,或是一点也高明。每每都是他看豆豆跟盘山雪下,其实她们两个的水平,也不如何,最高明的,还是家里那个曲婉儿。可是她现在不在,远水解不了近渴啊“怎么,于先生不打算个小妹这个机会吗”那女修一看余宇略有为难,且不像是作假,立刻将了一军,微笑着问道。余宇大憋气了文的方面,他只擅长书法,所谓的诗词高手,不过是剽窃别人的东西罢了。他撮着牙花子,有些委决难下了。不答应吧,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他是真不愿意动手。答应吧,很可能不是对手。哦,不是很可能,应该是肯定,人家既然敢说出来,就不会没把握。死就死吧,余宇一咬牙“我同意了”心里却想着,尼玛,龙嫣菲你不怎么不给我点提示啊,这女人你该熟吧对面天蓝色衣服的女修微微笑了笑,看了看其他人,不动声色的祭出一个棋盘,然后拿出黑白二子。余宇将长枪插在身旁,盘膝坐下,拿起黑子,开始了对弈。田宁皱皱眉,看看雪舞,小声道“小姐,我可以过去看看吗”“宁儿,我都说过多少遍啊了,不要叫我小姐。算啦,想去就去看吧。”雪舞看着龙嫣菲,她是不能放松的。不过看架势,她觉得有些好笑,刚才剑拔弩张,现在变成了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余宇心中嘀咕,他知道自己败了的结果是什么,想不认账是不可能的。但自己也算是努力过,对得起龙嫣菲了。他心道,龙大小姐,我能帮你的也就到这儿了。一上手,余宇率先以扔的架势,先下了一子。先手,后手,余宇知道这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此时此刻。那女修淡然一笑,安然落子。田宁嗫嚅着跑过去,怯怯的看了一眼女修,然后仔细的看着棋盘,余宇抬头看看她,道“怎么,宁儿也会下棋”“嗯,会一点,下的不好,我很喜欢看人下棋”田宁赶紧低着头,不敢去看余宇,小声说道。“小妹妹,看棋可不许说破不然,姐姐我可是会生气的”女修也抬头,看似笑呵呵的对田宁说道。田宁赶紧摆着小手道“不会的不会,我不会说话的,我就看看”刚才了几子,女修笑呵呵的看看余宇道“余先生的弈棋之道师承何处”余宇心头恼火,悻悻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那女修呵呵一笑,说道“我可没有那个意思,余先生,你过谦了。小妹觉得你的弈棋之道跟你的名声不大相配,却是事实。”余宇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扔棋子,对田宁道“你来”“什么”田宁和那女修同时一怔,田宁随即吓的连忙摆手“我不敢,余先生,宁儿不敢,我是来看看的,我只是来看看的。”那女修微微皱皱眉,但也没说什么,毕竟自己这边五个人,如果换人,余宇也不会不答应,事实上,她的确认为余宇的棋艺很臭,也不想跟他下了。如此一想,也便不说什么,余宇道拉着田宁柔软的小手,把她按下来,大声道“我让你你来,你就来。不要怕,天塌下来,我顶着。我就站你旁边,什么都不要管,输了也没关系,反正我是肯定会输的。”雪舞也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本书来源品&书网:

进入内围,余宇便没有再和龙嫣菲等人在一起了。再见的时候,就是那个地下世界,紧跟着就遇见了那些鬼物,以及贝惜雪。

“好厉害的内甲!”余宇冷笑一声。

女修一声惨呼,身子弓着向后倒射而去,嘴里喷出的血雾让余宇有些纳闷,自己的出手力道,是很节制的,只会将她大退,知道利害,不会真的伤及内脏,一直吐血,她怎么伤成这样了?

迟伟华咧嘴大笑!

热门推荐
天庭小主播 加州之热血传说 星界王座 天元凡修 江湖病人:妖僧 火影之左